從兩三個月前吧!! 一群人計劃著用三天單攻畢祿、屏風、羊頭, 然後, 天真的我們就在2003年的夏天, 親身體驗一下計畫中的”逍遙遊”。 路癡出門一定會有出些狀況, 這一次,三台車的人都無法順利找到中同約定好的夜市吃宵夜, 加上該帶的手機沒帶,有限距離的對講機又找不到對方, 還好在最終休息的地方還是遇見彼此了, 否則,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出師不利,似乎只是厄運的開始, 從畢路林道口開始, 兩旁夾道迎接我們的即是恨天高的芒草, 除了芒草、還有高山薔薇、玉山小珀以及許許多多不具名的有刺植物, 單調的景觀、平緩的坡度再加上前一天的睡眠不足, 大夥幾乎都是一手撥開前方障礙物,一手遮掩打哈欠而張開的嘴。 過了登山口後,精神倒是都來了, 因為前方迎接我們的, 是一重又一重的陡坡, 好不容易上了三角點,卻是烏雲密佈, 在沒有任何風景加上雷聲隆隆的狀況下, 應該沒有人可以假想這是種另類的浪漫…, 好不容易等到遲來的友人, 轟… 我竟失去知覺, 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 我以不同的姿勢醒來, 鼻子聞到的,是東西的燒焦味, 感覺到的是極度的頭痛與腳痛, 山友告訴我,我被閃電打中了…。 忍著強烈的恐懼, 大夥匆匆的收拾東西, 急速的撤到有樹林的地方。 然後機哩呱啦的說起剛剛的遭遇, 並審慎的確定一下, 我有了特異功能了沒? 滂沱不止的午後雷陣雨,從中午開始下,卻似乎是沒有停止的意願。 大夥午後下山,走到天黑帶起了頭燈,還沒有走到出口。 然後,不知道是誰, 竟發現了, 我們,一直再繞著相同的路走… 拿起了指北針,前方的友人發現,正確出口的方向下去是斷崖, 兩旁呢? 一邊是岩壁,另一邊,是帶領大家不斷繞圈子的舊路 心急的我們分成四個方向找尋可能的出口前進, 然而一個小時過去了,我們還在原地… 疲憊加上恐懼,讓我們決議, 在原地等, 等到後面的隊員來了之後,再一起想辦法。 幸運的是,等到後面的隊員來了之後, 路, 就出現了。 雖然詭異,雖然讓我們走了好久好久, 但是, 平安就好。 備註1: 經由這次與外圍電流感應的經驗推判… 被閃電打死的人士不會有知覺的,因為人體的自我保護機能,在你被閃電打到的那一刻就完全失去意識,所以,醒來才會痛。 此外,還可以證實的是,被雷劈的不一定是站的最高的人,因為實際上旁邊的友人站的比我還高,但是中獎的卻是我這個半蹲在綁護膝的的導電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wins mon 的頭像
twins mon

Twins family

twins m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