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4(二) 天氣:晴 一早,大夥吃著簡單的預備糧,一面研究上切與下切的地形,消失無宗的雲霧,加上高掛天空的列陽,彷彿催促著我們趕緊上路。 06:30:第一位嚮導下切做確保。 07:50:終於輪到我下切了(倒數第4位)。 08:50:全隊都下切到較平的地方,前鋒部隊繼續下切,後面的我們停下來拍照。 09:20:前鋒部隊再不遠的下方探路,後面的我們發現一顆高過人頭的大平石,留下來刻了山社的名字,停下來拍照。 09:40:與前鋒部隊會合,有位海軍陸戰隊的林大哥正嘗試橫切一個沒有腳點的小碎石崩壁。 09:45:林大哥下滑,聽到很多人尖叫……;大約下滑了200-300公尺後,林大哥站起來,跟大家說沒事(其實手臂、胸、腹、腳都嚴重挫傷,衣服、褲子都磨破了,但是大哥還是說沒事)。 10:00:向上走,回到拍照留念的大平石,那有個陡峭岩壁上切後就可以接到森林,再向前邁進,就可以接回林道。但是岩壁四周鋒利,每上一個人或背包,就會有許多大大小小的落石產生,底下的人只能儘量躲遠遠或是躲在大石下,而繩索也在摩擦之下逐漸分裂。 一個嚮導協助吊掛,一個嚮導繼續尋找其他的路;我則把相機中的電池捐出來給無線電使用,停止了我的紀錄。 繩索在吊掛了3個人與一個背包後,壽終正寢的斷裂;位在陡峭岩壁的嚮導請另外兩個上去的山友先出去聯絡,自己則小心翼翼的下來帶領我們。 我們將先上去的山友背包拆了,分工合作的各分了一些。 太陽很烈很暖,但是前途茫茫的我們懷著忐忑的心,卻感覺愁雲慘霧;我知道自己趕不上期末考了,只希望自己可以活著回去。 後來,一群人馬沿著河道下切到谷底,再拉著樹枝向上切,一面上切,一面用GPS定位找方向,直到過了下午一點半,嚮導提議,先吃點東西果腹,因此,背包中僅剩的水果、乾糧,就拿出來分著吃;匆匆休息用餐不到十分鐘,擔心著午後會起霧,於是,又背起了背包,向上切。 再上切的時候,大夥一面走著,一面喊著另外兩個山友的名,不知道這樣過了多久,忽然聽見山上也有了回應,就這樣,我們愉快的向上衝,彷彿要從煉獄逃出,回到人間般的欣喜。 終於在午後三點一刻,恍若隔世的回到林道,與擔憂我們的兩個山友會合;也看著每個山友激昂的紅了眼框,不分男女老少,擁抱著說恭喜平安回來。 這一次,經驗值可是提升了一甲子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wins mon 的頭像
twins mon

Twins family

twins m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