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308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六天從大陸池踢了20幾K下山, 越往山下,天氣越好, 過天池之後,幾乎沒雨… 只是幾天下來的疲勞轉化成毒素, 讓四肢明顯的水腫, 手幾乎是無法握緊的, 腳呢? 因為每天都穿著濕瘩瘩的襪子, 導致雙腳都被水泡出很深的皺紋, 在加上水腫, 除了很難穿下鞋襪之外,走起路來都疼。 據說嚮導回來住了四天的醫院…。 雖說沒什麼太陽,但奇怪的是, 每個人還是曬傷, 鼻頭一定脫皮,其他就看個人造化…, 像我,帶了帽子跟毛巾的, 帽子以下 就以鼻子為中心線, 向左右各延伸5公分的範圍內…黑的, 其他…白的。 不均勻的曬傷,讓同事嘲笑了好幾天, 嗯…下不為例。 驚險的風雨回程,也讓我下了另一個決心…寫遺書。 至少,當我在山上掛掉的時候, 我的家人朋友, 會幫我想個神奇精采的傳說來代替眼淚, 會把骨灰灑在百岳山巔而不是放在祖墳旁供人每年一度拜拜, 呵!! 不需此行~

twins 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憶中第五天的早晨,是幾乎快哭著上路的…。 強風迫使須在岩屏中半爬行前進, 大雨一點一滴的沖垮自信, 加上保暖帽沿不斷下滑遮住眼睛, 感覺像個盲人走鋼索般無助; 又想到響導們說爬了十幾年山也沒碰過這種鬼天氣, 而我們竟在這種鬼天氣下, 要穿過箭竹、爬過崖壁、越過斷稜後走回南峰,再回白石池。 一覺得委屈,眼淚就不爭氣的在眼中打轉了。 走在稜線上,讓人折服低頭的是八級陣風, 每個人都不由自主的變成螃蟹,插著登山帳、放低重心,小心翼翼的橫行。 乾溪溝出現了積水,濕滑的陡坡像極了無阻力的溜滑梯, 印象裡有個像小孩高的極陡落差,讓充斥著泥巴的登山鞋滑了又滑, 人呢?也就在征服落差的過程中,重重的跌了又跌。 其他原本土壤舖陳的路段就不用再贅述形容了, 只能想像自己穿著腫脹的溜冰鞋, 抓著箭竹,陡上高地、陡下到南峰最低鞍。 在溫度低的山上、風中、大雨中,人一停止活動,全身(包含牙齒)就會不由自主的發抖,然後看著身上的熱氣,隨風竄出衣外流失,因此除了午餐熱食及短暫的休息補充巧克力、水果之外,腳,幾乎都不停歇;肩上的背包重量,早不及生死交戰來的有份量了。 好不容易到了營地,強大的風勢、雨勢讓人打著哆嗦搭帳棚, 但是,能吹倒鐵皮能高山屋的巨風,自然也能摧毀那個搭好還沒來得及做強化的帳篷, 即使心有不甘,也只能放棄殘毀的居所,演出苦兒流浪記,徵求好心的山友收留,也只能五個人和三個背包擠在小小的四人帳裡…。 然後發現… 原來,令我們訝異的不但是3點到營地的嚮導沒煮熱湯讓大家趨寒…。 還有晚餐,竟然只有白飯。 還好帳棚內有山友背的公糧是罐頭、土豆、肉鬆, 而到營地時又風雨交加,忘了交出去, 所以我們可以大口吃飯,不必煩惱配菜; 連私糧的康寶獨享杯都變成了分享杯, 熱湯暖了彼此共患難的心。 夜晚,我看著熟睡躺平的三個山友,也看著和我一樣彎著身子坐在角落,寄人籬下的苦主,任憑我祈求、吶喊,風雨依舊強勢不減,我的睡袋、露宿袋全濕、腳也漸漸的泡在水中;因此,只好想像自己是個龐大行李,功用就是任憑帳篷的營柱拍打、擋住部分雨勢,賜給平日照顧我的山友們一夜安眠。 那一天,那一夜似乎都特別漫長。

twins 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四天, 一早,隨著薄霧繚繞,上白石山, 過白石山後約20分鐘,就可以看到萬人迷--萬里池, 像是鑲在大地的鑽石, 若隱若現,讓人心曠神怡、流連忘返; 沿路,不知道殺光幾捲山友們的底片, 只記得此起彼落的照相聲,不斷在耳邊響起。 柔軟的水草, 讓我忍不助奔跑, 還跟山友們說,示範的是”水上飄”… 陽光乍現,更顯現萬里池所蘊藏的無限魅力, 讓駐足在萬里池的我們驚羨, 不忍離去。 許久之後,才向離我們老遠的先鋒部隊,邁開腳步--追。 過屯鹿後的安東軍山,是此行的最終目的--幫嚮導慶百岳, 背了4天的香檳, 終於可以一飲而盡,大方的跟山友說乾杯。 發自內心的恭賀、無限的喜悅, 讓大夥都展開最大的笑顏, 那模樣,應該美的很自然吧!! 我想… 但是晚上開始風雨交加, 連出去裝晚餐、做蛋糕(ㄣㄣ)的意願都沒有, 同居(同帳棚)的山友出現病症, 頭暈、吃不下還想吐… 最後吃了2顆普拿疼,勉強入睡, 與我們為鄰的帳篷因為沒做強化,被吹的東倒西歪, 被我們嘲笑, 而大多的帳篷也傳出漏水嚴重的消息… 相較之下, 我們臨危不亂的居所,雖然偶爾也會滴下幾滴小雨,卻顯得出色多囉!!

twins 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久聞最美麗的高山草原; 為數最多、陣容最龐大的高山湖泊 群居於能高安東軍, 為了一睹能高風采、揭開神秘面紗, 加上山社嚮導完成百岳的慶功行 也就顧不得是縱走還是來回走, 趕緊報名了。 出發第一天, 上午天氣涼爽, 感覺比不上二月去的時候亮麗,但沿途的石竹、梅花草, 創造了另一番風味。 午後雷陣雨連下到半夜, 雨聲伴隨入夢。 第二天, 一早天氣不錯,可以拍到漂亮的日出, 上能高主的時候還可以脫下雨衣褲、鞋襪;曬曬太陽, 但是, 到大陸池營地之後就開始下雨, 雨中煮飯、吃晚餐, 順便討論是否撤退。 堅持繼續走的也有兩種意見, 一種是贊成原來計畫的來回走, 一種是將來回走改成縱走… 還有帳棚浸水,強迫換位置。 “風雨生信心”.…這句話此時完全不存在。 第三天, 清晨,匆匆的收拾背包, 趕著欣賞仲夏日出, 果真, 雄壯豪邁,不容久等,快速的染紅天際, 配合著氣勢磅礡的雲海,離巢而出。 雄渾壯闊的雲海,隨著光線變化生姿, 回首來時的大陸池,竟也散發無限沉靜之美。 種種扣人心弦的美景,果然不同凡響, 走這一遭…值得!! 只可惜,這天的重頭戲是將是穿過南峰, 在行程的壓力下,美景當前,也只能囫圇吞棗,無法細細品嘗。 陡上南峰, 沿途攀岩拉繩,驚險刺激, 過南峰後, 碧草如茵, 連綿的矮箭竹,與迭當的山勢一搭一唱, 合作的太陽偶露笑顏,陽光灑在薄霧、草原上, 彷彿一片柔軟; 時光靜止,柔美景觀盡收眼底。 任誰也沒想到, 這長長短短的箭竹林, 在山雨欲來時,卻成了最佳庇護所。 過了光頭山後, 取代壯觀大草原的是亂石、崩壁、雜林、刺柏, 以及轉劣起霧的天氣, 一關關屏障阻礙著我們前往密境白石池一窺究竟, 但霧雨中的白石比想像中的更賞心悅目, 有忘憂解勞的功效, 紮營在此,真是人間一大享受!!

twins 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兩三個月前吧!! 一群人計劃著用三天單攻畢祿、屏風、羊頭, 然後, 天真的我們就在2003年的夏天, 親身體驗一下計畫中的”逍遙遊”。 路癡出門一定會有出些狀況, 這一次,三台車的人都無法順利找到中同約定好的夜市吃宵夜, 加上該帶的手機沒帶,有限距離的對講機又找不到對方, 還好在最終休息的地方還是遇見彼此了, 否則,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出師不利,似乎只是厄運的開始, 從畢路林道口開始, 兩旁夾道迎接我們的即是恨天高的芒草, 除了芒草、還有高山薔薇、玉山小珀以及許許多多不具名的有刺植物, 單調的景觀、平緩的坡度再加上前一天的睡眠不足, 大夥幾乎都是一手撥開前方障礙物,一手遮掩打哈欠而張開的嘴。 過了登山口後,精神倒是都來了, 因為前方迎接我們的, 是一重又一重的陡坡, 好不容易上了三角點,卻是烏雲密佈, 在沒有任何風景加上雷聲隆隆的狀況下, 應該沒有人可以假想這是種另類的浪漫…, 好不容易等到遲來的友人, 轟… 我竟失去知覺, 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 我以不同的姿勢醒來, 鼻子聞到的,是東西的燒焦味, 感覺到的是極度的頭痛與腳痛, 山友告訴我,我被閃電打中了…。 忍著強烈的恐懼, 大夥匆匆的收拾東西, 急速的撤到有樹林的地方。 然後機哩呱啦的說起剛剛的遭遇, 並審慎的確定一下, 我有了特異功能了沒? 滂沱不止的午後雷陣雨,從中午開始下,卻似乎是沒有停止的意願。 大夥午後下山,走到天黑帶起了頭燈,還沒有走到出口。 然後,不知道是誰, 竟發現了, 我們,一直再繞著相同的路走… 拿起了指北針,前方的友人發現,正確出口的方向下去是斷崖, 兩旁呢? 一邊是岩壁,另一邊,是帶領大家不斷繞圈子的舊路 心急的我們分成四個方向找尋可能的出口前進, 然而一個小時過去了,我們還在原地… 疲憊加上恐懼,讓我們決議, 在原地等, 等到後面的隊員來了之後,再一起想辦法。 幸運的是,等到後面的隊員來了之後, 路, 就出現了。 雖然詭異,雖然讓我們走了好久好久, 但是, 平安就好。 備註1: 經由這次與外圍電流感應的經驗推判… 被閃電打死的人士不會有知覺的,因為人體的自我保護機能,在你被閃電打到的那一刻就完全失去意識,所以,醒來才會痛。 此外,還可以證實的是,被雷劈的不一定是站的最高的人,因為實際上旁邊的友人站的比我還高,但是中獎的卻是我這個半蹲在綁護膝的的導電體。

twins 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